項鍊飾品 項鍊繩





原來,兩個都需要陪伴的人,湊在一起,未必真能得到陪伴,反而像正正、負負相對的磁鐵一樣,結果是,極力相斥。沒關係,祖孫倆會有一個同時伸出正負極的兒子、老爸,緊緊將祖孫倆吸著情人節 白色情人節、陪著、呵護著。祖孫都愛人陪。

情人節優遊卡

張小嚕的陪,內容比較多元,語調也多元。獨生子女,雖說沒人爭搶玩具,但也失去玩伴一起玩的樂趣(當然也失去爭搶玩具的練習,包括爭奪成功的勝利感與憐憫心,爭搶失敗的耐挫力),沒人陪玩,只好勉為其難將目光投向父母,這時就會聽見張小嚕低聲下氣問道:「爸比,可不可以陪我玩?」、「媽咪,能不能陪我玩?」只是大人陪玩,往往心不在焉,要不一心多用,絕不像小孩和小孩之間,玩什麼都是全心投入、渾然忘我、樂此不疲,──這時就會聽到張小嚕昂聲說道:「爸比,陪我玩啦!」「我有啊!」「你沒有!」「我不是在旁邊陪你玩了嗎?」只見張小嚕嘟起嘴,右手指著我,一字一頓說道:「你根本沒有陪我玩!你在滑手機!」「我不是一邊陪你玩,一邊滑手機『工作』嗎?」「不行,你要跟我一起玩,才算陪我玩!」可見小孩子對於遊戲規則,還是滿執著、滿嚴格的。陪玩,只是「陪」之一種,張小嚕臨睡前,也要人「陪」,陪睡。臨睡之前,不是躺在旁邊陪陪就行,還必須先講故事,起先都是我宣講《西遊記》故事,後來開始胡謅亂編(當老師都知道,這樣就不用事先備課了,卻很考驗個人創造力的良莠、多寡。另外,講故事講得好壞與否,小孩是最佳評審,從張小嚕的反應就能直接判斷,講壞了,張小嚕就會說:「爸比,你今天講得好難聽喔!」反之,則說:「爸比,你今天講得好好聽喔!」),後來改唸繪本(唸繪本比較輕鬆,唸沒幾頁就結束了。張小嚕很快發現,時間比以前短少很多,於是加碼一晚要唸兩本),講完床邊故事,才開始正式陪睡。陪睡,是最有趣的攻防,一般不都是要先哄小孩睡嗎,但經常反客為主,小孩還沒睡著,父母已經先入眠了,而且父母通常還沒洗澡、等會兒還有很多事情要等小孩睡著才能繼續處理,睡著了,就完了。──有時,我和妻在半夢半醒之際,還能隱約聽見張小嚕說話:「爸比(或媽咪),我還沒睡著耶!」張小嚕還有一種陪,說出來就有點兒「異味」──陪公子大便。張小嚕從小養成的習慣,大便要人陪,要是不陪,那就不大了。大家知道,小孩如廁,除非愛喝水、愛吃蔬果,否則小孩之便,臭氣熏天。我們賃居處的廁所,抽風機吸排兩用,張小嚕喜歡撇完一條作品之後,馬上爬上馬桶邊緣,打開抽風機,將空氣由外往內送,衝向正坐在門口「陪便」父母,張小嚕看見父母閉氣作嘔,一臉認真,樂不可支,因為他真的看到「父母陪玩」了。我阿母的陪,明顯單純許多,老人家會直接說出需求:「有夠可憐,在厝坐整日,都沒人陪。」這話不能當真,大部份情況是我阿母已經出去遊玩了一整天,回到家休息兩三個鐘頭之後,講出的誇大之語。但明知如此,也不能直接反駁老人家,因為老人家不需要反駁,需要的是「同理心」。我的回答很簡單:「真正有夠可憐,拜六休睏,咱來去海邊仔趣玩好囉!」諸君若在現場看到我阿母立馬轉憂為喜,還緊追著說:「你毋通白賊喔!」就知道這樣的回答,才是正解。有時候我阿母的陪,只是撒嬌。我陪她吃完晚餐之後,她會撒嬌說:「這麼快就要回去了,我整天都沒人陪。」我就會刻意多留下來一些時間,陪她看完電視,看著她上床睡覺。──唯一困擾是,我會接到一通電話,聲音急促:「爸比,你快點回來,陪我玩啦!」讀者一定很快發現,應該還有更好方法。沒錯,可以讓兩個需要人陪的人,放在一起就好了啊!──沒錯,且讓我們來試看看。祖孫聚在一起了。「爸比,阿嬤把我的積木弄壞了啦!」(阿嬤想幫忙,卻越幫越忙)「阿誠仔,恁子不給我看豬哥亮啦!」(張小嚕要看卡通《粉紅豬小妹》,而且直接轉台了。因為張小嚕聽不懂台語,阿嬤聽不懂國語)「爸比,阿嬤捏我啦!」(阿嬤想摸一下金孫,結果下手太重)「阿誠仔,救命喔,恁子給我打啦!」(張小嚕想幫阿嬤打正在叮她手臂的蚊子)諸如此類,不勝枚舉。原來,兩個都需要陪伴的人,湊在一起,未必真能得到陪伴,反而像正正、負負相對的磁鐵一樣,結果是,極力相斥。「我不要阿嬤陪!」「我不愛給阿孫仔陪!」沒關係,祖孫倆會有一個同時伸出正負極的兒子、老爸,緊緊將祖孫倆吸著、陪著、呵護著。張小嚕喜歡在車上玩一個小遊戲。「爸比,你快問我!」我趕緊問他:「旗山阿公和旗山阿嬤,誰比較會唸?」一開始這還不是個小遊戲,而是張媽咪的疑惑,藉由詢問張小嚕,確認她聽到張小嚕對於事實的評斷是否無誤。張小嚕據實回答之後,意外看見張媽咪驚訝神情,感到新鮮、好玩。從此之後,張小嚕難掩興奮,就像此刻模樣:「旗山阿嬤!」「旗山阿嬤和張媽咪,誰比較會唸?」「張媽咪!」就是這個答案,讓張媽咪花容失色、愕然許久。也是張小嚕神情興奮之由。「張媽咪和張爸比,誰比較會唸?」這個答案,很顯然具有爭議,張小嚕喜歡在兩者之間游移。照理說,正解應該是張媽咪,但張小嚕學會視情況回答,如果張媽咪剛買了新玩具給他,他的答案就會變成「張爸比」,如果他想看一下張爸比的窘臉,答案也會是「張爸比」。如果問題還要繼續往下追問呢?那就會變成:「張媽咪和十樓阿嬤,誰比較會唸?」這個答案沒有任何異議,連五歲多的張小嚕都能輕易判斷:「十樓阿嬤!」如果再把問題倒回去問,換成「十樓阿嬤」和「張爸比、旗山阿公、旗山阿嬤」,誰比較會唸?答案仍是固定的。──如果大家對邏輯有些概念,一定會知道,當A﹤B﹤C﹤D﹤E,E一定以秋風掃落葉之姿,席捲ABCD。這個簡單道理,連張小嚕也懂得,所以他的結論很簡潔:「十樓阿嬤是最會唸的人!」問題來了?聽不懂台語的人,可能還有點不明所以,甚至誤會我阿母是口才絕佳(事實上也是如此),演講高手(不然他兒子這麼會演講是從何遺傳而來)。──唸,是台語用語,翻成國語,就是嘮叨、碎唸、呱噪、絮聒、喋喋不休、棘棘不止,怎麼看,意思都不是很好。但不可否認,原本不太嘮叨、碎唸、呱噪、絮聒、喋喋不休、棘棘不止,不喜歡人家對他嘮叨、碎唸、呱噪、絮聒、喋喋不休、棘棘不止(就像這段文字有這麼多重複又累贅的用語不斷反覆出現,就是標準的「唸」),等到當上了父母親之後,經常提醒自己千萬不要重蹈覆轍,只消講過一遍給小孩聽就好了。但才剛講完不久,便開始疑心,小孩剛剛可能沒認真聽進去,於是忍不住又提醒了第二遍(內心還自我安慰道:才第二遍而已,應該還好吧)。等小孩臨出門,心想反正要出門了,提醒最後一遍好了,小孩應該不會那麼容易感到不耐煩吧,於是又好心講了第三遍。──等小孩外出,到達了某地,打電話回家報平安,父母心裡又斟酌著要不要再提醒一遍,還沒斟酌完,第四遍已經脫口而出……。──這時候,即使是五歲多的小孩還不能準確分辨嘮叨、碎唸、呱噪、絮聒、喋喋不休、棘棘不止,有甚麼深淺差異,但是他看到出現這麼多遍的嘮叨、碎唸、呱噪、絮聒、喋喋不休、棘棘不止,本能還是覺得,煩,而且一煩再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若不如此,則無以對抗一而再、再而三的嘮叨、碎唸、呱噪、絮聒、喋喋不休、棘棘不止,無窮無盡出現的「唸」。但是,因為在愛中,所以才「唸」啊,當父母不知不覺開始「愛唸」起來,升格成「祖父母」更是「唸是老的強」!──依此推論,張小嚕居然已經深切感受到十樓阿嬤對他的愛,而且還是最愛他的,冠軍!(中國時報)

情人節馬卡龍 拉拉熊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